NO.0043 / 發行日期:2012-01-01  
精采回顧取消訂閱聯絡我們  
*


標題 發佈單位 發表人
*
* 醫學的新挑戰—極度肥胖 家醫科 家醫科
 


*

醫學的新挑戰—極度肥胖

2006年Donald D. Hensrud醫師在美國著名的梅約診所期刊寫了一篇文章,題目是「美國的醫學新危機—極度肥胖 extreme obesity」。極度肥胖指的是身體質量指數BMI超過40,(170公分者超過116公斤),此篇文章指出美國在1990年,極度肥胖人口比例只有2.9%,但2004已經升到5%,黑人甚至高達10.5%;極度肥胖者死亡率比正常人高2.5~3倍,壽命比一般人減少5~20歲,主要是因為心臟病,癌症,糖尿病併發症;除外,各種合併症非常多,如糖尿病發生率是一般人的7倍,高血壓6倍,關節炎4倍;這當然增加家庭與社會釵h的經濟與醫藥支出。但更可怕卻是病態肥胖導致的殘障失能,釵h極度肥胖者無法行動或因其他疾病而失能,需人照護,比例比正常人多2.7倍,且年齡更年輕,這導致個人無法工作及社會家庭負擔的增加。極度肥胖者經常需要手術治療,美國肥胖手術已快速增加7倍以上,但價格昂貴,每次手術高達2~3萬美元,對於個人家庭或社福都是極大的支出。

此篇文章在當時並未引起釵h太多迴響,但2006~2008年,極度肥胖的比例卻繼續爬升到6.0~6.2%。此比率換算成實際人口達到900萬成年人。美國政府智庫 RAND的研究員Roland Sturm 追蹤美國肥胖人口的成長狀況,驚訝的發現從1987~2005,美國過重人口只有增加50%,輕度肥胖增加2倍,嚴重肥胖增加3倍,但極度肥胖卻快速成長,BMI>40者增加5倍,BMI>45者增加7倍,BMI>50者甚至增加10倍。(圖1)
這統計顯示美國人越來越胖,而且胖還會加速,肥胖後會加速變成極度肥胖。這種肥胖的加速度遠超出醫界的傳統觀念;醫界原本認為極度肥胖像第一型糖尿病或惡性高血壓,是由於遺傳或其他缺陷的特別族群,而非由一般肥胖演變而來。流行病學似乎顯示,極度肥胖由一般肥胖惡化而來,果真如此,美國現在還有2200萬BMI 在35~40,及3600萬BMI 在30~35的成年人口,會不會繼續嚴重成極度肥胖人口呢?這使得Hensrud”危言聳聽”的「美國的醫學新危機」似乎真的要噩夢成真?

但真正將此問題推上美國政府檯面的是美國大健保機構Kaiser Permanente 研究員Corinna Koebnick 所做的孩童極度肥胖調查。(孩童的極度肥胖定義為BMI>35) Koebnick 研究顯示美國青少年極度肥胖十分嚇人:黑人有12%; 墨西哥族群 11.2% ,平均男孩 7.3%,女孩5.5% 。此比例甚至超過成年人。估計這些小孩在他們20~30歲就會出現以往要40~50歲後才會有的慢性病,如心血管或糖尿病。而且他們的壽命會減少5~20歲。這使得美國政府警告:這將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小孩的預期壽命會低於他們父母,主要原因就是極度肥胖。

人的身體真的可以無限制儲存脂肪嗎?極度肥胖的機轉是甚麼?正常人的脂肪細胞為300億左右,形狀像水球,雖可以裝較多的脂肪而膨脹,但不會超過原來的四倍大。如果長期攝取過多熱量,脂肪過度膨脹後就會刺激脂肪旁的幹細胞分化成新的脂肪細胞,所以極度肥胖者甚至可以多達1000億以上的脂肪細胞。當節食或減重時,脂肪細胞並不會減少而只會變小,所以易胖難瘦;也就是說,變胖彷彿單行道,脂肪細胞一增生後無法回頭。除脂肪細胞繁殖增生外,現在發現脂肪細胞本身可以分泌釵h荷爾蒙,脂肪細胞越大越多,就分泌更多額外荷爾蒙,導致身體各種疾病及免疫失調;此種失衡狀態會無法控制人體原有的能量平衡系統而導致更加肥胖。

釵h人要問臺灣有沒有可能發生上述的危機?我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


我們觀察圖2美國肥胖趨勢圖時,黑箭頭處是我國1993-1996國人成人肥胖盛行率(男性為10.5%,女性為13%)。紅箭頭處是我國2005-2008年,男性升為19%,女性升為17.5% 。對比美國,可見我國的肥胖比率約比美國晚20年。美國的極度肥胖人口快速增加從1980到2000年約是20年發展期。由於我們非常美式的生活與飲食,所以推估我國的極度肥胖人口到5%的年代為2028年。(台灣的肥胖定義為BMI=27,以此推估我國的極度肥胖為BMI=>35)

上述,我們瞭解極度肥胖來自於失控的輕度與中度肥胖,而成年的極度肥胖則來自於青少年的肥胖;而極度肥胖導致個人的各種併發症,早夭與失能,並造成個人家庭社會嚴重的經濟醫藥負擔,為避免我國未來面臨與美國一樣的極度肥胖醫學危機,從現在開始,政府學校家庭個人都應即早瞭解此問題的嚴重性,從孩童開始預防肥胖;而醫院醫師則須透過不同專業合作來治療肥胖,埔里榮民醫院配合國健局政策,開辦減重門診與減重班,歡迎社區民眾參加。


top


*